NEWS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如何正確看待低價藥廢除?

來源: 藥智網   |   日期:2019-12-19

作者:山東風輕

日前,國家醫保局在答複《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第0177號提案》的回複函中明確表示,今後將取消現有低價藥日均費用上限、盡快建立短缺藥品使用監測和預警平台、加強臨床必需用藥定點定單生產、形成低價藥品價格監管合力。

於是,近日業內一片驚呼:低價藥廢除了,低價藥的春天來了!

筆者也想在此一聲驚呼:低價藥廢除一事,要正確看待。別高興的太早。

2019年11月26日,國家醫保局正式印發《關於做好當前藥品價格管理工作的意見》,《意見》內容很豐富,其中,特別提到了關於低價藥的事宜。原文這樣描述:落實短缺藥品相關的掛網和采購政策。各地醫療保障部門應加強對短缺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工作的指導,切實落實短缺藥品直接掛網采購政策。對於國家和省級短缺藥品供應保障工作會商聯動機製辦公室短缺藥品清單所列品種,允許經營者自主報價、直接掛網,醫療機構按掛網價格采購或與經營者進一步談判議價采購。省級藥品集中采購平台上無企業掛網或沒有列入本省份集中采購目錄的短缺藥品,允許醫療機構按規定自主備案采購。醫保基金對屬於醫保目錄的短缺藥品及時按規定支付。醫療保障部門不再按藥品價格或費用高低製定公布低價藥品目錄清單。

看完此文,很多朋友認為,低價藥時代正式結束了。筆者認為,就字麵的理解,低價藥所言及部分,從頂層設計角度主要涉及短缺藥品掛網。當年,低價藥清單製定時,是體現出逐步尊重市場機製,扭轉了過去藥品隻降不升的做法。當年低價藥清單最核心的思路,也是符合市場需求定律即利用價格調控市場供求,通過發揮市場本身的調節作用來實現調控的目的。

從這樣一個角度去思考,我們再回頭看剛出台的意見原文:“以現行藥品價格政策為基礎,堅持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圍繞新時代醫療保障製度總體發展方向,持續健全以市場為主導的藥品價格形成機製”。從這個角度來看,醫保局成立後對價格管理的思路基本上和發改委管理物價的後期思路是一脈相承的,凡是市場能有效調節的,就讓市場自我調節。

目前市場競爭有充分的帶量采購及不充分的掛網議價托底,低價藥其實從內涵上來說,清單的有與沒有,其實並不是十分重要了。市場的自我調節機製的引入已經逐漸成熟,這也就是為什麽醫保局將低價藥放在短缺藥的部分提及。

2014年國家發改委製定低價藥政策時,雖然當時賦予了直接掛網的優勢,但是,其地位卻一直比較尷尬。而當時出台的基本藥物目錄,國家一直有明朗的政策支持,包括基層醫院使用比例,二三級醫院的使用比例等等,但一直在保障方麵沒有到位。因此,低價藥當時出台的背景主要是保障基本藥物使用,低價藥清單的出現更像是基本藥物的一種補充手段,是考慮到“保基本、強基層、建機製”的連續性和穩定性一種戰略性考量。

從2015年起,隨著7號文的出台以及藥品價格改革,在新一輪分類采購周期內,低價藥取得的效果有限:部分省級集中招標采購對低價藥仍然實行全國最低價掛網、價格聯動,甚至以聯動的價格作為參考價,由醫療機構與企業進行議價。結果導致出現了局部區域低價藥消失、降價效果不明顯、部分品種涉及壟斷等大大小小的問題。同時,公立醫院用藥機製當時仍然存在扭曲和不正常的行為,已經形成了一條脫離藥物經濟學、向變色情感營銷脫軌狂奔的用藥規則,同時製度層麵對臨床過度治療的製約措施有所缺失。在這樣的背景下,部分利潤較低的低價藥在醫療機構逐漸消失,而部分利潤較高的低價藥則風生水起。

直到2018年國家4+7項目開展之後,隨著聯采擴圍及第二批國家聯采的即將開展,全國各地對帶量采購有了全新的理解,低價藥這一名詞更多的是與短缺藥聯係得更緊密。也就是說,新形勢下的藥品管理是由市場和行政左右手管控,如果價格低了就往上提一下,如果價格高了就往下壓一下,建立價格供應異常變動監測預警機製並不僅僅是為了防止提價,還有一個關鍵的作用是防止價格被壓製過低導致無法供應,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明確提出廢止低價藥其實是穿著雨衣打傘——多此一舉。既然廢與不廢一個樣,既然不廢還能起到一定的作用,那,為什麽要廢呢?!今後不製定清單即可。

所以,今後將取消現有低價藥日均費用上限、至於各地低價藥政策,其實已經融入到帶量采購的實際操作中,作為一種有效的控價手段來平衡了。但這並不意味著放開低價藥的日均費用上限,就允許企業調價了(短缺類品種除外)。

沒有了低價藥身份護持之後,意味著原來的低價藥將與其它充分競爭、不充分競爭的品種一起裹挾到帶量采購的洪流中去,拚目錄、擠資格、爭價格、搶市場。那麽,這樣的日均費用取消,對低價藥來說,究竟是一個好消息呢還是一個新挑戰?就不言而喻了。

在國家藥品用藥越來越細分的背景下,在帶量采購繼續深入的基礎上,低價藥的確是沒有什麽存在的必要了,但低價藥也真的不像1+1=2那麽簡單,但結果究竟是等於3還是等於1,企業要有清醒的認識與判斷。